top of page

与强迫症的斗争

作者:马克·博加德,LCAT, RfG-CP, RDT-BCT



迪亚(Diyah)是初代印度裔美国女记者,在她年近三十的时候,多次向我寻求治疗,让我帮助她更好地控制强迫症(OCD)。强迫症主要表现为侵入性思维、强迫性检查行为和自我怀疑。除此之外,她还想增强自信心,以缓解严重的焦虑,与家人和朋友建立健康的关系,让自己更加独立。她来找我是想尝试非传统的治疗方法,尤其是要提高她的生活创造力。


迪亚是***代移民到美国的孩子,受到了强烈的文化和家庭影响,她经常谈到她的家人为了她的前途而放弃自己的志向,对此她感到很内疚。她是一名成就卓著、工作勤奋的记者,但总是质疑自己是否“做得足够到位”、“工作足够努力”、“对家人足够关心”。她常说,她在工作、恋爱和家庭关系中试图取悦所有人,但感觉失去了自我。作为一名记者,又患有强迫症,这像巨石一般,让她紧张又焦虑。


在治疗的过程中,我们尝试了许多主题:相信她的直觉以及屈服于自我批评或质疑;专注自己的需求而非他人的需求,逐渐消除愧疚感;多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而不被家庭、工作、男友等所左右。我们时常关注她的强迫症症状,观察她不受欢迎的完美主义倾向,转而拥抱错误,就像即兴表演教给我们的那样:为了成长,接受自己,找到机会。我们探讨了她作为初代印度裔美国人与白人男性相处的经历,她经常被压迫,受到言语侵犯,被社会误解和贬低。尽管与自我焦虑和自我怀疑斗争的压力巨大,迪亚总是保持着令人愉快的性格,乐观开朗,面带微笑,做事雷厉风行,精力充沛,善于解决问题。这是她的性格,也是她成长过程中根深蒂固的行为表现。


这种推拉感遍布迪亚生活的许多方面,于是我建议玩RfG(表演游戏促成长)游戏“拔河”,在她谈到被强迫症束缚的感觉时,便会产生这种推拉感。我建议用拔河来做比喻,迪亚愉快地接受了。由于经常进行这种练习,我们***初表演的是自己,而不是角色,只是探索在紧张的情况下拉绳子的感觉,两人承诺交替用力拉绳子和松绳子,体会来回拉的意义,既不输也不赢。两人只是被绳子连接着,交替拉绳和松绳。


过了一会儿,我们相视一笑,放下绳子的两端。我询问迪亚体验如何,她说和我一起拉绳子很愉快,同时和我紧密地联系着,十分有趣。她平常遇到的人和事更加让人紧张,与拔河的拉力形成鲜明的对比(尤其是在犯强迫症之后)。听到这我并不惊讶,因为我也发现这种彼此联系的经历很愉快。表演后,迪亚提出继续进行这个训练。在之前的表演中,我们将她的强迫症外化为一个角色,这对她很有帮助。因此,我建议我们在游戏形式中加入拔河,在游戏中我扮演“强迫症”,和迪亚演对手戏。她很快就答应了。


在接下来的拔河表演中,我扮演“强迫症”,开始说之前她说过的批评言论,比如“你没有想清楚”,“那部分你没演好”,“你不够好”,“再检查一遍”,等等。


扮演“强迫症”的时候,我跟她开玩笑,问她是否准备好捡起绳子,我敢打赌她很害怕,也知道她在期待什么。她同意开始拔河游戏,我们俩都拿起那根假想的绳子,紧紧地抓着。我说“哦,真的吗?”,“你知道我会赢的。”她热情地回答道:“那就来试试!”,我们拽着绳子拉来拉去。我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斗争精神和被激励的感觉。我停了下来,切换成自己本来的角色:导演兼治疗师。随后我提议我们演三个场景:一个场景是我们都赢了,另一个场景是我们都输了,一个是她放开绳子然后走开。我特意示意她离开,看她从矛盾中解脱出来会有什么感受。


表演完这些场景后,我们对整个表演过程进行了梳理。我问她这次经历感觉如何,是否有什么让她感到惊讶的地方,是否注意到自己有何变化。她说,刚开始的时候,她感觉自己更有活力和动力,更有获胜的欲望,比她平时面对强迫症时更有动力,从前会不知所措,像个失败者。她说,“我喜欢那种冲劲和充满力量的感觉”,“我觉得我可以和你面对面”。她说,当她获胜时,她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有力量,很强大,在现实生活中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她很喜欢看我扮演的角色变得愤怒和慌张。


然而,失败对迪亚来说更加艰难。她说这更接近她的现实生活体验,感觉自己很失败,不够好,又再次屈服于强迫症过度的自我批评,而强迫症“阴魂不散”。对迪亚来说,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然后我问她放下绳子的感受,这是我之前注意到的一个有趣的转变,她只是放开绳子,走到办公室的另一个区域。尽管我的角色劝说她重新参与竞争,但她已经转过身去,伸了个懒腰,做了个深呼吸,没有理会我。她说:“这对我来说是***的惊喜。”她说,有了这个指令,她就松了一口气。当她被允许离开时,她感到自由,有时很难不回应或接受劝说,但的确更自由,更随心。我回想起她是如何伸展身体和深呼吸的,她笑着说:“这样做感觉真好。”她惊奇地发现可以使用“放开绳子”这个比喻,不仅是面对强迫症,还对她生活中的其他人,她倾向于与他们保持不断的往来。尽管在现实生活中放手对她来说更加困难,但她说,接下来的一周中,在她可以“放手”的时刻,她感觉全身充满了能量。她想到了和朋友,特别是和家人在一起的场景,这让她想知道他们会如何回应,对她自己的心理健康有多大好处,以及对她努力维持的界限有多大影响。”


“拔河游戏并不是为了治愈迪亚的强迫症,而是为了给她提供一种真实体验,让她体验到其他可能性,并为她提供一种将这些场景扩展到现实生活中的构想。表演结束后,我建议她将表演中有帮助的内容运用到生活中。她回答说:“我会带上自信、斗志和活力,以及放手的勇气。”

11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